“笔下文学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b1wx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笔下文学小说网 > 其它小说 > 云深不见苍梧 > 50悲欢离别

50悲欢离别(1/2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  见她决绝离开,青阳没有阻拦,只是痴坐在那,一动不动,就像一座雕像一样。

  他同她的缘分,本就缘浅,是他强求着那一丝情缘。

  他生来便无情缘,她的出现让他不惜逆天而行,去维持着,他们微弱的情分。

  “母亲,我错了吗?”一滴清泪划过那俊逸的脸庞,“可是,我不愿意……”

 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两个人在一起如此热烈,最终却平静的分开。

  自从锦山一别后,余锦整日酗酒,醒了再喝,喝了便睡,睡了又喝,常常昏睡不醒。

  这日余锦好不容易清醒了些,叶落才敢走向前,劝慰道,“上神,这样糟蹋身子,让人担心的紧。”

  余锦揉着额角,嘲笑道,“担心?”那个唯一会担心自己的人,被自己给弄丢了,再也找不回来。

  “上神,您切莫在喝酒了。”

  余锦点头,叶落倒是多虑,这身子没什么大碍,只是心这里痛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。这酒不似闲世那的梅花映雪有劲,也不似他时常也给自己酿的温性的酒,喝惯了他的,自己的酒量却大不如前。

  “上神,”叶落斟酌开口道,“天界传闻,您可知道?”

  “什么传闻?关于姐夫的吗?”余锦起身,望着案桌上的花道,“那些是无稽之谈,你无需理会。”

  叶落点着头,扶她坐下道,“喝些茶,醒醒酒吧。”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。

  “枝幸?”她戳着枝幸的叶子,半响枝幸才缓缓抬起头,睡眼朦胧,打着哈欠,“上神,你醒了啊?”

  “你怎么了,这般嗜睡。”

  枝幸担忧望着余锦的神色略感疲惫,叹了口气道,“上神,你喝的酒太多了,哪里都是酒气,让我都醉了。”

  “这样啊,下次不会了,我会好好的。”转头吩咐叶落道,“把窗户打开,散散酒气。”想来自己长时间待在殿中,没怎么注意。

  叶落推开窗户,一阵微风夹杂着清香吹了进来。开了窗,余锦这才觉着殿内酒气浓烈,抬头望着院子,一脸惊喜,又一脸疑惑道,“我记得院子没有这花啊,何时栽种的?此花也不应该是这般时节所开,叶落你栽种的?”

  余锦一番连问,叶落也不知道回答哪个,见上神向外走去,叶落复杂看了一眼,跟了上去。

  一朵朵淡色的花,散发着清香,柔和的阳光照映着,争相开放。落花一地,余锦踩上去,感觉软软的,低头轻嗅,近日忧郁的情感也畅心些许。

  叶落见她神情甚好,不言语。这几日青阳前辈来过很多次,夜里一个人静静站在殿前,天亮便离去,这花还是他亲手种下,上神皆不知道。叶落有的时候想,青阳前辈那样好,为什么上神要和他分离。她是第一次见青阳前辈这样神伤。

  她也不明白,为什么青阳前辈暗地里做了那么多,都不告诉上神。这座宫殿,被青阳前辈施了阵法,一则可以百花不谢,二则确是一座屏障,可防有心之人探寻。

  鸾宫

  余浅躺在庭院的软榻上,虚弱的看着花园盛开的花,时而睁眼,时而半阖着。紫萁和紫萝坐在一旁,低头正绣着花。

  一朵花稳稳落在余浅的华服上,惊的她睁开了眼,手指纤细捻起花,咳了一声,开口道,“今日这花开的真好。”

  “陛下,今日这花开的很是艳丽,”紫萝放下绣图,倒了一杯茶,送到余浅的嘴边。

  她喝了一点,声音仍然有些嘶哑,“不知道,阿锦怎么样了。”

  “余锦上神自然好的很,陛下你莫忧虑,当下养好身子最为重要。”紫萁开口劝慰,

  她缓缓道,“我的身体,我清楚,只是有些事终究会来的。”和昌容在一起这么些年,她清楚明白他的手段以及他的狠辣。她如今强撑着病弱之躯,是无法和他抗衡的,她必须安排好阿锦和本析的将来。

  她在等,等他来找她,等她的筹码。

  秋月里凉风瑟瑟,竹叶一片片被风刮落,伦商站在一旁的树下,双手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(第1/2页)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