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笔下文学”最新网址:http://www.b1wx.com/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笔下文学小说网 > 其它小说 > 云深不见苍梧 > 60有些话还是藏在心里

60有些话还是藏在心里(1/2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  “你便是母亲常常提及的竹闲先生?”

  姜恒帝收回眼神,见他恍若未闻的正提着茶壶倒水,茶色晕黄,香气四溢。

  他手上的动作未停,待茶水将溢,便稳稳住了手,“不过是一个虚名,这是春茗茶,尝尝。”

  姜恒帝定定望着那双眼睛,难以想象他是真的看不见,“香气幽幽,确实不错,苦中带甜,又复为涩。”姜恒帝放下茶盏。

  苏宛也抿了一口,面色带喜说道,“先生这茶不是春茗茶,春茗茶香气幽幽,不带苦。可是何时新制的?也只能框框闲儿。”

  青阳抬头,脸上笑意满满,“阿宛尝出来了?这茶是有一日遇到一个姑娘,听了她的故事,突发奇想新制的,味道就像人这一生,悲欢离合,所以这茶叫做若梦。”

  浮生若梦,这长长的岁月,就像一场梦,爱过,恨过,甜,苦,到头来不过是回味过去那一丝涩。

  苏宛听了,垂眸,眼光黯淡了下来,她这一辈子,爱而不得,将这世间百态全都尝尽了。

  她仍然还记得那日,初为人母。她的丈夫满心欢喜,问她取什么名字?

  她说,叫念闲吧。

  “哦?有什么典故?”

  “人闲有家。”

  那份悲哀的喜欢,只能藏在她孩子的名字中。

  有人问她,她幸福吗?

  她是幸福的,有深爱她的丈夫,孝顺的儿女。

  她也不是幸福的,没有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……

  丈夫早逝离去,孩子不过数岁,她独自带着念闲一步一步走向那高位,执掌天下。

  天下兴安,他亦安。

  念闲眯着眼,像是看他母亲,又像是在看青阳,良久,他想起小的时候经常看见他的母后在夜晚对着天空喃喃自语。

  每到她遇到难以解决的事,母后就会悄悄展开一幅画,对着画自语。有一次他好奇,悄悄打开那副画,是一位青衣男子,撑着骨伞,踏雨而行。

  如今仔细想来,那画上人,青带覆眼,而眼前这先生却不曾,其他皆有七八分像。

  母后经常说,要他做一个明君,一心为天下的好皇帝,她说这话大概是希望他让天下太平。

  世人谈到他们母子,无人不是感叹他们的政绩,而他是一个万民敬仰的好皇帝,然而他们不知道,代价是付出了什么。

  坐了许久,天色渐沉。

  “先生,你等到了阿锦姑娘了吗?”苏宛开口问道,那是先生的执念,她既希望找到,又不希望找到,心里纠结着,矛盾着。

  青阳微微摇着头,带着苦涩,“没有。找不到……”

  不知为什么听到确切答案,苏宛又替先生难过,安慰道,“要不然我替先生贴告示?”

  “不了,这世间凡事讲究一个缘字。”

  他弄丢了,怕是再也找不回来。

  “那先生可否随我去宫中,您的眼睛一定有法子的,最好的大夫都在宫中。我让他们跟您看看。”苏宛看着他黝黑深邃的眼睛,可惜了。

  青阳笑了笑,起身回了一趟后院,拿了一个包裹走过来,递与苏宛道,“你爱的春茗茶,给你包了几包……天色已晚,早些回去,等会下黑了,看不清楚路。”

  闻见她不做声,青阳失笑道,“你又倔强了,阿宛,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眼睛看不见,有的时候对于我来说,或许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  就像,她或许曾经来过,他看不见。

  就像,她恍然转身离开,他看不见。

  眼不见,心不动,则心不痛。

  眼若见,心一动,思念缠绵。

  他宁愿做一个看不见的瞎子,宁愿做一个孤独一生的人,也不愿做悲伤的人。

  苏宛倔强,强忍泪水,“我不,先生,我不,哪件事都可以听你的,这件事我不要。”

  青阳听她倔强带着哭腔,向前走了一步,低头道,“阿宛,听话。”

  苏宛抬头对上那对深眸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(第1/2页)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